时尚快消品大行其道 高利润率堪比苹果公司

  中广网北京10月1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《天下公司》报道,“快时尚”风潮正在将“奢侈”拉下高傲的展台,使普通大众都可享时尚的盛宴。在全球需求下滑的大背景下,一些老品牌后劲乏力,时尚快消品却保持了逆势上扬。

  在北京最繁华的购物中心之一西单商圈,聚集了世界各大时尚品牌,但店面最大、人流最多的恐怕还是ZARA和H&M这两大快时尚品牌,在这里购物,首先得有耐心,因为试衣间和交款台前排长队是经常的事情。

  快时尚,在服装界内一般也被认为是“廉价时尚”,主要针对白领阶层和年轻人。在新苏连锁百货集团总裁王玮看来,所谓“快时尚”,除了“时尚”之外,还要具备两个核心要素,就是:速度快和价格友好。

  王玮:我们会发现,很多货品可能在两个星期之后就没有了,新一波货就上来了,这一点很多传统的中国百货店服装品牌很难做到。还有一个特点,它的价位是牢牢控制在中档甚至稍微偏低的区间里面,让人非常容易下手购买。

  ZARA的老板Ortega经常比喻,“做时装生意就像贩鱼,一件剪裁时髦、 颜色新潮的夹克就跟一条新鲜的鱼一样,卖得快,而且价格不菲。”那么,快时尚到底有多快?传统服装行业,一件衣服从设计师的创意,到成品可以卖给消费者,这中间的流程要走6个月以上,但是快时尚品牌一般只需要两周,两者相差了12倍,最新潮流趋向,都能够被快时尚迅速扑捉并投向市场。某种意义上,快时尚都不是潮流的创造者,而是快速反应者,他们的设计师都是空中飞人,穿梭于各种时尚发布会获取灵感,保证每年能够设计足够多的款式。

  以ZARA为例,一年起码要推出12000种以上款式,往往最新一季迪奥新装在巴黎T型台上刚刚亮相,两周之后,其他城市的时尚男女就能够在ZARA的橱窗里看到时尚元素已经变成了成衣。经济学家郎咸平把这种商业模式总结为:“放弃创新、保持时尚”。

  郎咸平:他们没有名牌设计师,几百人的设计师团队通通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,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需要靠设计师,就是这个理念,放弃创新而要做市场的快速反应者,因此产品特别时尚。

  快速反应,一方面能够引领潮流,另一方面也保证了成本控制在很低水平。快时尚服装的周转期从6个月压缩到两周,单单是仓储成本就缩减了90%以上。

  因此,尽管属于劳动密集型的服装产业,但快时尚对廉价劳动力并不依赖。ZARA目前80%的产能在西班牙,只有20%布局在亚洲。郎咸平分析,实际上劳动力成本在快时尚整条产业链中的比重只有2.5%。

  郎咸平:当我们喊到纺织业转型的时候,最高战略指导思想就是压缩时间,快速、快速,产业链大幅压缩,只有掌控整条产业链产品才会便宜,产品才会时尚,当你把6+1的产业链极度压缩之后,劳动力成本根本不重要。

  体现这一点的一个极致案例是:ZARA在西班牙方圆200英里的生产基地,集中了20家布料剪裁和印染中心,500家代工的缝制工厂。ZARA花费了数十亿欧元开挖地下运输管道,用高压空气传输布料,大幅提高了工厂间的物流效率。

  正是具备了这些要素,快时尚品牌在本轮金融危机所导致的全球需求萧条中,却保持了逆势上扬。此外,快时尚品牌高达40%-60%的毛利率,即便是跟让苹果这样的高科技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。

  在这其中,中国成为重要一环。2006年,西班牙快时尚品牌ZARA进入中国,如今已经在全国40多个城市开设150多家连锁店;2007年,瑞典的H&M来华,现在店面超过70个;美国的GAP姗姗来迟,2010年才进驻中国,但是到今年底,门店数也将达到35家。王玮说,他们都在加快在中国布点的步伐。

  王玮:两三年之前,他们主要是在上海、北京这些一线城市和好的二线城市,现在速度远远加快,甚至开始进入三线城市。

  快时尚风靡的同时,也带动了不少商圈的兴旺,快时尚品牌常常扎堆儿出现。因此,王炜表示,吸引了多少家入驻,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一处商业地产是否成功的标识。

  王玮:这个非常显而易见的,快速时尚的品牌是目前中国商业地产最欢迎的主力地产之一,从万达广场到地方性的商业设施,都努力把快消品牌作为主力商家迎接,它们的成功的入驻对于带动年龄客流确实有很好的帮助和互动作用。

  国际快时尚品牌席卷中国,也给本土服装品牌的市场份额造成了冲击,但服装行业观察员马岗表示,快时尚进入中国更大的意义,是从业务模式、经营理念上带来的颠覆性启发。

  马岗:老百姓对消费的理解也提升了,国内服装企业借鉴国外一些服装企业的管理甚至营销经验,在商品的规划上由以前的少款式变成多款式,以前单品牌延伸到多品牌,覆盖更多的年龄段和消费群体。
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酷酷鲨 设计师: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